11月16日,是吉欧勒里出院的日子,从死神手中脱身的吉欧勒里虽然身子依旧虚弱,但他还是执意要到学校去感谢“救下”他的两位老师

10月中旬的一天,21岁的吉欧勒里突发疾病被送往医院治疗,生命垂危之际家长误会他已经没救,竟欲将其带回“做法事”好让家人见他最后一面。得知情况后,班主任唐晓纯和钱小飞两位老师两次拦下家属,让他继续住院治疗。事后唐晓纯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这些孩子都是来自凉山的贫困家庭,他们当时并没想太多,但她知道把学生留在医院肯定会比被家属带走活下去的希望更大。

学生突发疾病

生命垂危之际家长欲将其带回“做法事”

10月中旬的一天,成都市建筑职业中专校2019级班主任唐晓纯发现,原本上课认真的学生吉欧勒里接连两日都在课堂上趴着,出于关心,唐晓纯喊醒了他,询问后才知,他已头疼多日,但为了不让家里和老师操心,他都让同学们闭口不提。

老师说,吉欧勒里所在班级的学生都是由四川省索玛慈善基金会资助上学,他们都是来自大凉山的特困家庭,吉欧勒里家也很困难,一家9口人,仅靠父亲放羊为生。此次他选择“忍”过去,也是想着不给家里增添负担。

唐晓纯发现后,便让他去就近的医院治疗,当时大家都以为他只是普通的感冒,但住院几天,他的病情依旧没有得到好转,“高烧至39℃多。”随即,他被转入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接受治疗。转入华西医院的第二天,他“几乎就不能说话了。”

就在大家为吉欧勒里的病捏把汗时,唐晓纯接到了吉欧勒里家人打来的电话,“老师,我们要把人弄走了,医生说没救了……”当晚11时左右,接到电话后的唐晓纯立即和钱小飞老师学校赶赴医院,“急得连鞋都没来得及换”。到达医院时,气息微弱的吉欧勒里已被家人放在一辆车上,准备拉回老家凉山州美姑县。

唐晓纯说,自己曾在凉山支教两年,由于医疗条件有限,当地人有迷信的习惯,“认为生病做一场法事就好了。”而吉欧勒里的家人此次执意要把他带回家,一是因为汉语水平受限在和医生的交流过程中,误解了吉欧勒里已经没救了;二就是要给他做一场法事,哪怕人没救了,也想让家人见他最后一面。

老师两次拦下家属

壮胆打“包票”终于留下学生继续治疗

唐晓纯在理解吉欧勒里家人心情的同时,还是不愿相信平时身体较好的吉欧勒里“没救”了,“我们没有得到医院的任何通知,而且是我们把学生送进医院的,就要对他负责。”她亲自找到医生询问,得到的回答是,“没有说救不了,只是经过两天的治疗,用药没有效果,得考虑是另外一种病。”因为患者情况危险,医生要把可能出现的意外情况告知家属,家属则误解“救不了”。

听到这里,唐晓纯更加坚定了这是一个误会,她和钱小飞老师拦住车,开始和吉欧勒里的家人解释。家属质问他们,“你们把人留在这儿,出了事怎么办?”唐晓纯说,她当时心里也没底,但她知道“把学生留在医院肯定会比被家属带走活下去的希望更大。”壮着胆向家长打了“包票”后,吉欧勒里被顺利留下继续住院治疗。

三四天后,医生找出了病因,吉欧勒里被确诊为重度结核性脑膜炎。当医生开始对吉欧勒里对症治疗时,家属又提出要接他回老家的想法,吉欧勒里的一个表哥告诉他们,“孩子现在眼睛也睁不了,话也不能说,再这样下去会死在医院的。”

当时是钱小飞老师接的电话,唐晓纯在一旁只听见钱老师在电话中再三向家属解释,“相处了一年多,这个孩子真的就像我们的孩子、弟弟一样,‌‌我们希望他活下来,‌‌所以再给几天的时间,‌‌让医生好好治一治好不好?如果‌‌再过几天,医生都说没办法了,‌‌我们再往家走,‌‌行不行?”唐晓纯说,这个电话打了半个多小时,他们一边打电话,一边往医院赶。在医院与家属沟通再三,才又一次说服家属,把孩子留了下来。

唐晓纯说,“我们相信医生,‌‌医生没有说他们放弃了,没有说彻底没救了,我们就不能放弃。”她说,为了打消家属对治疗费用的顾虑,期间她们还向学校、基金会提出医疗费用支持的问题,多方均表示“尽一切力量全力抢救。”

学生回应:

家人对老师表示感谢,也相信医学

随着治疗的推进,吉欧勒里的病情慢慢得到缓解,他清醒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向他的老师发来报平安的视频,看到视频中慢慢恢复健康的吉欧勒里,唐晓纯和钱小飞两位老师高兴地说不出话来,在老师们去医院看望吉欧勒里时,他的家人也用仅会的一些简单汉语表达着感谢,“谢谢老师,给你买水喝,请你吃饭……”

11月16日,是吉欧勒里出院的日子,由于受病情影响,他走路还不算太稳,眼部留下眼疾,但他仍坚持要去学校,感谢他的两位老师。在学校门口,他和唐老师伸出大拇指,开心地合影留念。

现在,吉欧勒里已经回到了老家美姑县,对于老师两次把他“救”下,他表示家人以及自己都非常感谢他们,“是他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,要是当时回了老家,我现在都可能已经不在了。”

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当时家人都认为他没救了,由于老家比较相信迷信,所以就让他回家去做“法事”。吉欧勒里说,第一次租车准备把他带回家的是父母以及家里的亲戚,“说如果不行了就带回家。”第二次在家人又准备把他带回家时,老师们再一次及时赶到劝阻了下来。

在他身体逐渐恢复后,家人也对此前的做法感到后悔以及后怕,“觉得当时要把我带回来可能就没救了。”经过这一次的事情,吉欧勒里的家里人也比较相信医学了,几天后吉欧勒里还会去当地输液治疗。据悉,吉欧勒里将在当地进行康复,12月会再进行一次复查,若无大碍,便可返回校园。

红星新闻记者 章玲